[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www88kj.com >

有幽默感的女性会让男性没安全感吗?

[时间:2019-08-28 22:15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从《今晚80后脱口秀》,到《吐槽大会》,再到如今热播的《脱口秀大会》,最近两三年可谓是中文单口喜剧的“井喷之年”。在单口喜剧兴起的背后,我们似乎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文语境里,这种人们更习惯称呼为“脱口秀”的表演形式,更准确的名称,其实应当是“单口喜剧”——脱口秀的英语是talk show,更倾向于以访谈对话形式为主要内容的电视节目,单口喜剧则是Stand-up comedy,指向的是以逗笑观众为目的单人舞台表演。

  本期节目分为口述和对谈两部分,以下为内容节选,全部精彩内容,请在小程序内收听完整节目,或在喜马拉雅、蜻蜓FM、QQ音乐、网易云音乐搜索订阅“GQ Talk”,即可每周同步收听最新节目。

  我叫六兽,我是一名单口喜剧演员。我在2017年的夏天第一次上台说单口喜剧,当时我朋友在北京开了一个酒吧,开始在酒吧里承接开放麦。开放麦就是在一个酒吧或者咖啡厅举办的免费演出,观众不用买门票,演员也没有出场费,因为它对于演员来说,意义不在于赚钱,而在于试段子。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就到他的酒吧看了一场开放麦,散场后就联系主持人,说我要报名,然后下一周我就上台了。到了2017年年底,我就跟单立人签约,正式成了一名单口喜剧演员。

  我最近又重看美国著名的单口喜剧演员路易·C·K自编自导的一部电视剧叫《路易不容易》,他在里面扮演一个失败的中年人,和妻子离婚了,独自抚养两个女儿。他每天很丧得宅在家里,有一天连他的保姆都看不下去了,哭着求他说,你出门去吧,去约会,去干什么都好,不要再宅在家里了。他就很茫然地在楼下闲逛,然后遇到了一个朋友,朋友把他带到一个迪厅,他一整晚都在迪厅里无所适从,干什么都不对,他和那个地方就格格不入。

  在被一个姑娘拒绝之后,他就逃出了那个迪厅,一个人走在街上,你无法分辨他是有意地还是无意地,他就走到了一个开放麦的门口,问看门的人说,我能上去讲五分钟吗?那个人说,当然可以。

  那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台下的观众根本不是冲着段子来的,他们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息、过夜。他就跑到台上,淋漓尽致地讲了五分钟,然后回了家。

  到家已经凌晨四点了,他的两个女儿都醒了,吵着要吃早餐,他二话没说带着她们出去吃早餐,一边吃一边看着纽约的天空慢慢亮起来。

  看到这里我有一个特别深的感触,就觉得开放麦可能是单口喜剧演员能享受到的为数不多的福利。如果现在我去一个城市出差,只要这个城市有开放麦,我一定提前跟主持人联系,说我要去讲。这个城市我可能从来没去过,但我知道,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有一间屋子,我是特别熟悉的,我不是熟悉那里的演员或组织者,我是熟悉那里的规则,就是台下有一群人等着我去逗笑,我也能把他们逗笑,这就是为数不多的我擅长的东西。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在每个城市里都有一个家一样。

  我是小鹿,一名单口喜剧演员,从2014年开始做单口喜剧,已经差不多有五年时间了。白天我的职业是一名律师,有时候我会把工作中接触到的一些案子写成段子,但有时候讲出来就会无意间冒犯到观众,比如有一次讲了一个关于离婚夫妻争夺孩子抚养权的段子,台下就有一个女观众反应特别激烈,她直接打断我,然后质问我,“你当过妈妈吗?”我只能说我没有,她就说,“难怪你能说出这种话。”

  还有一次我说,家长总是喜欢带孩子到清华门口拍照,那些小孩站在大太阳地下,眼睛眯成一团,被家长摁在那拍照,谁不知道他们将来考不上?这些段子讲出来一定是有冒犯性的,但是我作为喜剧演员,首要的考量是它好不好笑,我没有企图颠覆谁的想法,我也不可能征服所有的观众,更不会为了让更多观众喜欢我,就去迎合他们,创作一些乐乐呵呵或者自黑的段子。

  作为一名女演员,在这个行业里,我到今天还会感觉不舒服的一点是,男生讲他们的生活,没有人会觉得这是男性视角,但女性只要说任何和自己有关的事情,我男朋友、我闺蜜、我对感情的看法、我得妇科病……总有人会说你这是女性视角,甚至说,“果然女演员就只能讲女性视角的段子”。但男生讲的不也是男性视角的段子吗,但大家觉得男性视角就是人的视角。

  比如我之前讲过一个去医院做妇科检查的段子,就有人说,你能不能别总盯着女人这点事儿讲,但这是我的真实经历啊,我总不能说我去看睾丸癌吧,我也没有啊!其实我自己也能感觉到,当一个女演员在台上讲到“子宫”、“阴道”这些词的时候,台下有些观众会收缩一下,他会觉得,“过了吧”。但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我在讲我真实的痛苦,不能因为你平时很少听到这些器官,就觉得我们不该谈这些器官,这些器官就是会生病的呀。

  后来让我很感动的是,有很多女性观众告诉我,她们每次去做妇科检查的时候,都是靠想着我的段子挺过去的。我算是从业时间比较长的演员了,当我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可以驾驭这些题材,让它好笑的同时,也能把人们真实的痛苦表现出来的时候,我不去做这个事情,谁去做呢?

  靳锦 :单口喜剧最初也是从美国流行起来的,在美国幽默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种社交资本。比如说综艺、演讲里他也要讲一个段子,婚礼上司仪他也要讲一个段子,我想知道这种趋势是不是也正蔓延到中国,比如说司仪啊什么的,也会倾向于讲段子吗?

  童漠男 :我自己是参加过一些朋友的婚礼,没有谁愿意把这个婚礼办得诙谐一些,也没有人愿意化解掉一些把爱情搞得过于严肃而产生的那种尴尬,他们就喜欢放一些煽情的音乐啊什么的。我没有见过谁的祝词是偏幽默性质的,可能也有,但是偏少一些。

  有的时候朋友也会邀请我去发表祝词,说童老师你提前写一下,写大概5分钟的时间,没事儿,幽默点儿,可以的。然后我就写了一个很幽默的,结果到了那儿我演讲的全程都在放那种催泪的背景音乐,非常的不协调,我讲了一分钟就下去了,就完全不行,太违和了。你在那逗笑观众,有你的段子,有观众的笑声,还有催泪的音乐,整个场景太魔幻了,就很可怕。

  靳锦 :之前看单立人的采访,好像是你们的老板吧,就说其实不要说幽默了,可能很多中国人拿起话筒,一开口就是播音腔,他可能连正常的对话都需要一个思想建设的过程。我参加婚礼的时候,也会觉得说好像不论多好的朋友,只要你一拿起话筒,就恨不得第一句话就是“亲爱的领导”,在你骨髓深处的那种记忆就被唤醒了。

  六兽:我见过那种,我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发小,他娶了一个北京姑娘。他的父亲是我们县里边一个小领导。他在婚礼上一起话筒来,连煽情都煽不了的,就来自动进入一个向领导汇报的语境,连那个尾音什么的都和我们老家的那种乡镇领导说话是一样的。我觉得这里面有紧张的成分,或者说他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唠家常的能力。我们平时能练手的机会太少了,一旦要跟一大堆人说话,往往都是开会啊这种时候,所以他的播音腔自然就出来了。

  童漠男 :当你极度缺少舞台经验,你感到很紧张的时候,什么样的演讲方式是你觉得最可控的呢,就是说套话,“很高兴今天能够来到谁谁谁的婚礼,在这里我就要祝贺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都是模板嘛。

  六兽 :对,其实我觉得在舞台上说话这件事情,或者说对着一大堆人说话这件事情,所有人都有相同的恐惧,喜剧演员刚上台的时候也这样。只不过是后来上舞台次数太多了,脱敏了,或者是找到了一些方法把这个情绪压下去了。我记得以前好像有一个喜剧演员说过,你在舞台上站着,其实看不到台下的观众,因为灯都在照着你嘛。人对黑暗的恐惧,就是你不知道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你的这种恐惧。

  六兽 :对,两百万年之间我们一直在经历,那是印在骨子里面的情绪,所以你在台上说话这件事情是需要练习的。

  靳锦 :之前听单口喜剧,经常会听到几个常用的喜剧手段,比如谐音或者是外貌或者地域。不知道圈子内部怎么看这些笑话?

  六兽 :如果是看单立人的喜剧的话,谐音梗应该不太常碰到,我们也不是说多唾弃这个东西,我们是觉得这个东西比较易得。至于外貌,它是一个最好的前提,是我上台面对着50个不认识我的人最好的破冰手段。为什么很多新人上台都特别喜欢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就是因为我的身体,我往这一站,我的前提就有了。

  我给听众解释一下,我现在的体重是250斤,如果我站在舞台上,一张嘴就说,大家好,我是个健身教练,下面就大概率会笑,这种梗很浅,但是这个前提就不用我解释过多。如果我这么大一个胖子上去,一开始不用我的体型开一个玩笑的话,大家不会专心听我的段子的,他们一定盯着我的肚子。外貌就是房间里的大象,我一开始如果不戳破它,大家的注意力不会集中到我说的话上面来。地域梗这个东西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我特别喜欢地域梗。

  六兽 :买票了吗?地域梗我觉得它最大的一个好处是它会消解仇恨,我觉得贴标签这个东西它就是人类的本性。我记不住你那么多复杂的信息,我只能靠标签来淡化你所有的背景,抓住一个强力的东西让我记住你。但是标签这个东西如果不注意的话,它很容易发展成小圈子,或者地域自豪感什么之类的。但是地域梗会消解它很多的意义。

  比如说往前退个20年,我们真的会在大街上看到那种标语说,谨防河南小偷。但是现在如果有哪一级政府敢把这个东西挂出来的话,他会被全天下所有人笑话的,因为它已经变成一个梗了。这个东西已经被幽默给消解了。

  六兽 :这里边还是有一些禁忌的。假如说我是一个河南人,我可能身上河南的梗最多,因为我说出来这个最没有冒犯性,另外还是要考虑一个现场挨不挨打这个问题。我是河北人,没有人写河北的地域梗,但是我能写得出来,因为我对它最熟悉。

  六兽 :河北最大的梗就是什么梗都没有,我身上没有任何的标签,我是个透明人,你知道为什么那么透明吗,因为雾霾大嘛(笑)。

  靳锦 :对于一个女性来说,一个有幽默感的男性,可能我会觉得他比较聪明,因为他能够体察到一些独特的观察角度,或者他能够get到我的话,我当然会有好感的。

  刘敏 :对,我觉得幽默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一个男人有幽默感,证明除了刚才靳锦说的他有体察能力之外,另一方面就是段子是来自于负面情绪嘛,中国男性自大的、自吹自擂的太多了,一个人如果有幽默感的话,他大概率是在拿别人开玩笑,或者拿自己在开玩笑,说明这人他的态度是比较平实的,他是很愿意用更低一点的姿态来跟别人交往,我觉得这很重要。

  童漠男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啊,幽默感可能是女性挑选男性一个比较重要的考量,但男性在挑选女性呢。

  童漠男 :我觉得就像刚才两位老师说的,幽默感可能代表了更高的认知水平或者是察觉能力,所以说女性如果说在这方面展现出比男人更强的能力的时候,会让男性会觉得没有安全感。当他在一个谈话当中是被逗笑的那一方,是处于偏下风的那一方的话,他自己会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童漠男 :对对,这对于男性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挫败感。我觉得并不是女性比男性在幽默感上更好,会让男性觉得恐慌,是女性在任何一条上比男性更好,都让男性觉得恐慌。比如说女的比男的更有钱,男的不恐慌吗?女的家庭更好,男的不恐慌吗?职位更高,不恐慌吗?

  任何事情,只要是女的比男的强,男的就会恐慌。因为从古到今都是男的默认自己应该比配偶要强上那么一点点,你应该去照顾她,你去给她以支撑。而不是说她比你强,她再给你支撑,自古以来对男性的嘲讽也都是针对这方面的。比如说吃软饭的,那对男性是非常大的一个侮辱,只有一个是没问题,就是男的长得不好看,女的长得好看,这让男的觉得完全没问题,太好了,这证明我能力强。

  靳锦 :我之前看过一个喜剧演员的访谈,他特别擅长于从自己生活经历中找段子,会把自己的一些负面情绪立刻拿到舞台上去讲。比如说他可能昨天才刚分手,今天在台上跟观众讲说,昨天我分手了,其实讲的是一个真事,但是会引起大家发笑。但他觉得不好的地方就在于,分手这个事情本身还是很悲伤的,但是他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消化这种事情,就开始消费这个事情,他觉得这个对自己情绪也不是很健康。

  六兽 :确实不健康,我从来没有见过昨天分手了,今天上舞台上讲,就能把这个东西讲成立的。我见过昨天分手了,今天就试图把它写段子的,写着写着自己写哭了,真事儿。你如果自己没能把这个情绪消解的话,你在台上讲,大家感同身受的是你当下的情绪,就是悲伤,就是负面情绪。

  童漠男 :你生活当中,有些事你是过不去的,暂时还没有释怀的。你能讲成段子的,应该是那些你已经能坦然面对的事情。很少你看到一个女性上台,说讲我老公天天家暴我,除非你真的释怀了,你能够把它讲得很好笑,那算是你厉害,那我佩服他的喜剧的创作能力和加工能力。但是你觉得搞笑也不太可能,因为这事儿实在是太大了,你一听感觉就不对劲。

  六兽 :他还是会有一些方式来证明自己已经释怀了这件事情,比如说他刚才说家暴的那个,如果我跟你说我老公在家天天打我,然后我报警,也没人理我,台下不会有人笑的。但如果你说我老公在家天天打我,今天没打,不知道为什么。代表你已经承认了家暴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日常的生活,而且我对他没有什么负面情绪。

  六兽 :对,反而会让大家觉得好很多,你一定是自己先把这个情绪消解了,有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我已经消解了,那我再到舞台上去讲,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吗?其实是有的。有的时候我们在内心里面把这件事情过了,不代表你能说出来,你能说出来,代表你在这件事情上承认你犯过错,这个承认的过程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彩库宝典挂牌。在别的生活场景里边都得不到的一个机会。

  靳锦 :说到那个悲伤的时刻,其实我很有感触,就是911之后,当时那个Daily Show的主持人叫Jon Stewart,囧司徒,他在节目里就说,今天发生了最糟糕的一件事,但我过来的工作就是要逗笑大家,这对我来说太残忍了。他有一个非常漫长的独白,我一直想看他怎么圆回来这个事情,怎么在911当天讲笑话。他就说当我走出纽约的家的时候,我看见我们家门口的那个台阶上坐着一个流浪汉,他在跟他自己玩。当时我就知道,这就是我认识的那个纽约,就是我熟知的纽约,他一下就圆回来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说,原来一个喜剧节目,一个喜剧的力量,究竟它能够抵达什么样的时刻。

网站首页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王中王特马资王中王全年资料大全www.www88kj.comwww.5551398.net